• 2012-03-26

    最好的时光

    春假的最后一天。我把蔓延了整个春假的窝囊状态保持到了现在。肚子在轻微叫嚣,很难去辨别究竟是饥饿作祟,还是喝多咖啡的负作用。我发现我的生活已经越来越离不开星巴克了。以至于春假期间,我去星巴克时,服务员甚至都不需要我说什么,就会心大笑地给我装咖啡,拿羊角包。可惜每每此时我总痛恨自己口语太零落,都没有什么勇气和他们善意地搭讪,让她们知道我觉得其实她们长的很漂亮。

    花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把某个很喜欢的友邻的日志翻看了一遍。时间在这些时候会显得很值钱。日志里除了洋溢在整个豆瓣里的欧西腐国风,就是他在英国读书的生活。

    把这些文章读完的时候,我抬头,在自己平常坐在图书馆的座位,呆呆的看着窗外亚特兰大的风景。今天是入春以来难得凉爽的日子。眼前是以泛青的树木,远处是林立的高楼。在此之上是几乎每天见到的蓝天和白云。我从不曾觉得在国外的日子有多么特别,而这半年多的生活更是消磨掉大半我曾经怀有的企盼。可当我知道、决定或者同意在不远的将来,在我毕业后就回到祖国后,我忽然生出恨意。这恨意是对自己,夹杂着轻微的不舍和自责,我怎么不好好珍惜这里的时光。

    就算周遭再多的国人,我还是处在了完全不同的一块儿土地上。我曾经这样幻想过第二次来到美国后该如何生活,如何摒弃掉自己二十多年逐渐积攒出的无数劣根:活的乐观潇洒豁达,努力让自己多有些自信心和勇气。不必再像在国内一样,每天学习的意义只是为了分数,找到工作的途径除了奉承就是欺骗。我可以健康起来,可以认识不同的人,愉快的玩。我有很多很多的想法,可这些想法几乎全部都只是想法。我承认这个项目的艰苦让我生出很多的怨气和消极,但那么多的愿望,并不足以因此而被击溃。我几乎原样保留了在南开时候患得患失的样子,而不巧,在这里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愈演愈烈。

    这是为什么?我的潜意识里一直觉得自己会长时间留在此地,也不觉得这是陌生而遥不可及的梦,尽管现实让我们被打击地很惨烈。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样拙劣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扎着根。我没有实现自己曾经那些想法的冲动,也没有发自内心的去体会这里生活的美好。我掉入了自己的comfortable zone,尽管我在班里相对于很多人和外国同学还算熟稔。我讨厌去准备那些没用的考试,讨厌去争抢那些不适合自己的机会,也讨厌在这个地方把国内本科时见识甚至参与过的卑劣不假思索地复制。虽然我尽力去保持了自己,却还是被裹挟着往前走,慢慢就忘记了本来的方向。这里的生活愈发让我看不到它的好,而我的大脑在一片摧残中,毫不客气地降到了地址以求自保,终日在不动脑筋的repeat中消极怠工。

    我是害怕是挣扎的。我越想掌握自己的人生,就越容易变得针锋相对,变得偏执,也越害怕自己没有那个能力。我总是可以怀着120分的真心和理智去鼓励别人争取他们想要的未来,而自己却在大部分的时候选择了退缩和犹豫。来到这里的结果,终究变成了和初衷的背道而驰,想到这里,我甚至觉得自己从内到外积郁的黑暗,甚至对不起亚特兰大这里热烈的阳光。

    想到这儿,难免会觉得遗憾。遗憾本该在过去的七个月里,有更大的作为。这种错失,源于对于未来生活的无知。这不是未知,是无知。我们太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单是工作,还有生活的状态。你不懂自己的性格该如何善加利用;不懂自己的梦想在现实的大世界里,如何不要被无奈的吞噬;你甚至不懂每天生活的目的,你除了觉得无聊,看不到生活的千姿百态究竟氤氲着多么五彩斑斓的美好。当我在过去的这一段时间里,反反复复被自己的负面情绪折磨,觉得生活索然无味毫无未来的时候,我其实特别的害怕。我害怕自己真的忘了生活的本真,害怕自己失去了好好生活的能力。

    问题全部都没有被解决。没有一致的目标,也没有长远的计划。我的那些情绪注定会在未来如期而至,骚扰我看起来太过平淡的生活。可是这里的生活,却是屈指可数的了。我不曾挣扎过是不是要留下,所以这并不会成为心头的一根刺。这本该,也会成为我人生中一段美好的时光。在附中的时候我的生活其实很美好,可惜我后知后觉,没有留下很多清楚的回忆;在南开的时光很美好,可惜我依然太年少无知,不懂得如何把握好那独一无二的四年青春;现在,我明白了这会成为我人生另一段美好的时光,我感慨时光短暂,有心想要把这份美好最大化。我本科毕业的时候对南开的生活充满了太多的遗憾,我担心自己利用的不够好,没能把这时光打磨得灿烂耀眼。

    在未来的几年里,也许这是我还能在这里的光景。下一次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并保留这样单纯的身份和标签,已是遥不可及的事情。这时光也许曾让我觉得痛苦,但笑中带泪的生活,也应该有个欢喜的结局。无论如何,我都该在余下的几个月里,好好珍惜这里的时光,这是我最坏的时光,也是我最好的时光。

  • 2012-02-29

    过站不停,2-29

    是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对于四年一度的2-29也表现出了兴趣,哪怕我们并不是在这一日出生的人。

    徒弟考研失败,班里那些二战同学的好坏,连同不知道落在哪里的同窗们,都在我的生活里渐行渐远。

    我觉得这未尝不是件好事。给朋友整理申请材料,看到去年奋斗了许多个日夜写出的20几篇申请文书,还有快1G的资料文件,我还是会黯然神伤。我并没有想到一年后的日子会是现在的模样。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只要苦逼过,就该收获成功,而这成功也仅仅只是读研而已。成功学的定义几时变得如此简单。

    虽然失败,但总算有了时间可以好好沉淀自己。快要毕业的时候,回忆一下走过的这几年的得失。在人生下一个节点甚至拐点到来前,真的能好好想一想自己以后愿意做什么。不用考虑同学的眼光,不用机械的考研工作,不用被父母的想法裹挟着往前走,也不要活在自己的光环或者胆怯之下。既不要匆忙赶路,也不要轻易退出。

    可惜我对他说了这些话,自己却没法真的了然。开学第八周,我的研究、学习、实习什么进展都没有。知道想干的事情很多却无从下手,于是挑起手边最该做的开始做,就简化成了作业以及准备考试。每当写完作业或者准备完一场考试以后就很消极,什么都不想干。

    我们为什么就不能不要生出那么多想法,关于未来的日子,关于理想的微光。就按照大家的步伐,活在别人期待的光鲜里,不好么?

    可我说服不了自己。我再次再次再次再次质疑,生活的意义。

  • 2012-02-15

    改变,停博

    今天情人节,差点把电脑给丢了。我险些就要送给一个陌生人一份丰厚的情人节礼物。

    我是进入低谷了。这点确凿无疑,都不用大概去试探一下。我每天都怀着一份今天要振作的精神挣扎着起床,却沮丧地结束一天。我上个学期恨不得住在图书馆,可这个学期我却几乎连踏进都不愿意。我靠咖啡强撑着坐在位子上,不想听课也不想看书。也害怕在人群中,担心自己没有状态,只能勉强做出笑脸,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真的不开心,还是只是那么个德性而已。我每天都计划着有很多事情可以干,但那么多事情,最后都只停留在纸上,也没有了下文。一张一张地纸堆了厚厚一叠,可自己还是那么个样子,说的严重一点,像是行尸走肉了。

    我很想给老妈打个电话,虽然这段时间也有打,但都是闲聊几句,不痛不痒。可是能说什么呢,再对老妈发牢骚,像以前一样空让他们自己,而对自己在这边的状态一无所知么。我厌倦甚至憎恨自己再这副不争气的样子,再这么无休止地让父母担心了。别人都是下定不知疲倦地奋斗,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啊。 我有很多可以励志的文章,不过那些文章对于我,都开始没有作用了。

    所以我真的是低谷了。我怀念实习的日子,也只是因为实习的时候我怀念的不过是那种光鲜感,而我有没有真的为此而努力呢?我每天起床听英文节目,看财经新闻,可我却连看一篇WSJ的文章都做不到。我做那么多事情,收获在哪里呢,走心了么?还是只是一种逃避呢?我除了写作业什么书都不想看,那未来,又怎么会有什么收获呢? 我其实是做到过的啊。准备GMAT的时每天写作文看句子,准备托福的时候每天听写练口语,准备申请的时候每天查学校改essay,准备论文的时候每天看一叠文献,这些日子又去哪里了呢?有时我真的怀疑我是不是还没有长大,我怎么还可以这么情绪化。

    所以我想,这是我的一个坎儿了。如果刚来的时候所说,我要为过去付出代价。我想要未来不一样,就必须正视这个坎儿。我记得大三暑假准备托福真的每天也是难受的生不如死,一一跟我说就是那么个低谷,过去了就好了,过不去就真死在那儿了。所以我过去了,尝到好处了,我就还得这么做。我一直就知道,改变是最难的事情。 2010年我的愿望是可以不辜负生命赐予我的每一天。有没有真的做到,我还是清楚的。过好每一天,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我不是个喜欢走极端的人,但有时候人必须把自己逼到极致,才有可能有破釜沉舟不顾一切的勇气。那就这样吧。拉拉杂杂了很多,是想让自己真的能有勇气有毅力来面对,来改变。

    除了要开始戒掉咖啡养胃以外,我会再次暂时封博。不光是这里,所有可以写文章的地方我都会暂停掉。不给自己太多的空间去伤怀悲秋,也让自己沉淀一下。文章新闻要看,下周的考试要复习,论文要读,工作要准备要找,要尝试理清自己的方向,也让自己有点东西吧。至于什么时候回来,等我有所收获的时候再回来报喜吧。我对未来几乎一无所知,就努力并且期待吧。

    我期待自己的好消息。

  • 2012-02-08

    又是一些小事

    想到如果读博必须要学数学,就觉得很绝望。并不是一点也学不会,只是自己并不擅长,而且完全没有兴趣。纵使自己有勇气去忍受这五年的时间,又怎么能保证挺得过那么多的挑战。想来读博只是为了以后的路能有所捷径,所以才在现在花些这样的辛苦。可是学术研究自己并不擅长,学生的身份当得也很挣扎。

    想到工作这件事,也是百般伤感。个中东西早已经有所体会,甚至怠于赘述。想留下发现太难,要回去却也不容易,还有那些可笑的自尊在心里隐隐作祟。在国内读书大概会把关系建立得很好,可来了这里这就被消费的命。同学说有些错误的决定需要不断地付出代价,我太赞同。你所有的分析,所有的情绪,都不过是为了缓解这些错误带来的负面情绪。我现在真的很坦率地承认这是个错误。一一和我说,她并不了理解我为什么会觉得不舒服,因为现在真的实现了的情况是我们申请前就已经了解的。我说当初还有幻想,觉得会发生些好的结果,但实际上并没有。现实就是现实,并不经常有奇迹出现。所以我大概可以给自己怠于找实习找了个很好的借口。我要学习啊,看书啊,没有时间找啊,找了也是白费力气啊。这些明显就是借口,可你又如何否认这借口未尝不是种现实呢?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劳而获,或者一劳永逸的。这两个词本身就痴人说梦的感觉。其实也并非想要坐享其成,只是做每件事情前总希望可以确定努力是有回报的。但这样的假设或者确认往往会忽略一些既存的事实:我们所要求的回报其实太高,我们会不自主地忽略以前所积累的差距,以及很多努力本身就是没有回报的。努力不一定有收获但不努力一定没有收获。这句话我们听了很久也以为自己明白的很,但在生活的洪流里我们逐渐把它演变成努力必须要有收获而不努力是因为知道没收获。CFA2想考因为不想等一年,托福要靠是因为无法确认是不是要读博。我知道自己当初和父母达成的一致不过是暂时和谐的假象,如果我说服不了自己,那么谁也不可能说服我。

    但我很容易被影响,被暂时或者长久性地洗脑。也许我听进去的话太多,所以反而不能确定究竟自己想明白的是什么。很多人连我自己在内,都看得到自己的问题在于太贪心,什么都想要。可我其实没有那么贪心,我的不满足只是因为我并不知道我究竟想要的是什么。究竟该怎么去给这个问题找个答案?问了自己5年,依然无解。

    所以我们无法抗拒自己的学生心态,当你想不出问题的答案时就选择逃避,避风港就是自己的学业。那些无休无止的作业考试,那些机械重复的劳动。我可以所有的课都认真学,都争取得到A,可4.0就那么有意义么?如果你连自己学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呢?也许又有人要说这不过就是借口,你要是认真学了就会学懂,学了就有用。有些问题可以放在那儿不许理会,有些问题就非得需要个答案。学你不想学的不爱学的不擅长学的,真的就是在浪费时间。到了这个时候,学习不是为了学习那么简单而已,他非得有个目的,有些意义。

    你可以把问题简单化,但简单化也至少是个理由。比较优势这个词很有用,我经常忽略,而且要找不到所谓的比较优势在哪里。我有时会觉得自己的比较优势太薄弱,薄弱的不算个优势,而且也不敢确定这些优势是不是避重就轻的借口而已。

    我习惯了很多事情摆很多的选择放在那里,没有解决也似乎不需要解决。他们的意义在于让我以为自己想的很清楚透彻,甚至让自己情绪郁闷一下然后觉得暗爽。可我很需要解决他们。减少对未来的忧虑可以有效的缓解拖延症,但先什么都不要想的借口究竟要用到什么时候。我不反对走一步看一步,可若是走一步的时候看不到下一步怎么落脚,或者其实走到了下一步也都什么都看不到呢?我大概可以看到的以后,就是会像那些挣扎的学长学姐一样找工作不得被迫打包回家,会像那些想申请的同学一样全军覆没,会回到国内开始工作然后这段经历就被慢慢尘封起来,你顺着可以看见的路往下走然后别人告诉你父母告诉你这本来就是生活,你曾经在来美国之前的信誓旦旦,你所谓的理想抱负,以及幻想过的那些美好画面,都不复存在,只留给生活一声叹息。

    也许来美国本来就是想收获经历,所以你不必为未来太过在意,你只要好好学习真的用心去练练英语就好,能否留下工作都没有关系。也许你早已经对留在这里感到绝望,所以马上着手开始申请国内的实习经历,到时候求个return offer,回到曾经希望回到的城市里,那些美国的种种都和你没有关系。也许你就是要留下,所以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只要留下就好。是不是金融,是不是从金融硕士变成的财务硕士都没有关系。也许你觉得继续读书也不错,学数学也无所谓,喜欢或者不喜欢擅长或者不擅长都不是问题,去什么学校也都可以接受,反正不想找工作也不求这五年能有什么收获。一一说我其实只要确定想留下或者不留下就好,然后需要做什么都迎刃而解。我其实有所决定,可我的决定又不那么坚决。我希望什么事情都可以兼顾,留下又不用做不想做的工作云云,这么看,我大概是真的贪心了。

    我在一篇文章里读到一段话,作者说找工作的事情并不复杂,决定留下或者回国,不可两个都想要,还每天想着吃香的喝辣的。决定了要留下也很简单,租个房子,租到OPT过期前,找到就做找不到时间一到打包就回去,完全破釜沉舟的架势,不需要多么复杂化。我像很多有些好高骛远的人,空有想折腾的心却其实没有能折腾的命,可若又不想认命,大概就只能在精神的高度紧张里,期待有所结果。休假性治疗大概是不可能的,我直到现在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父母和我说过的那么多话里有一句话现在是有用的,其实不用想的太多去做就好。他们相信就算是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关系,重头来就好。我就是想给自己求个答案,必会郁闷也不会因为想的太多而难过。我就是想要个答案,回答你们问我我自己也问我的问题。如果我真的有了答案,就算是一意孤行不顾别人的反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也不会害怕。当我有了目标时,我往往很坚定,很有勇气。

    在从纽约回来以后,这些想法一直就在我的脑子里。纽约灯火通明让我想起来我曾经被他怎样感动过。再一次来,感动变成更真实更具体的触动,这个城市提醒我,不要忘记你踏上美利坚这片土地的意义,不要忘记你的初衷。

  • 2012-02-06

    All I ask of you

    第一次看电影的时候,并没有感动成那个样子。可是现场听到say you love me这句话反复想起的时候,虽然没有泪眼婆娑,心是真真实实地被感动得甚至有些揪心的痛。以我的资质,尚不可被这个故事或者歌词的内容所切实地击中,可是那温柔的细腻的旋律响起,依然会觉得感动得丢失矜持。就那么一遍一遍地唱着,在不可触摸的尚存一些微光的黑暗里,深情而绝望地唱着。

    很幸福的回来就看到招财给我写的文章,一篇她“欠”我的博文。可以想象在未来的时间里我还会读很多遍。这篇文章写在我前一篇文章之后,她觉得我心态依然没有长进,所以给我普及一些豁达的人生观,以超级好友的身份努力想劝我过的开心一些。和同学在中央公园散步的时候,我们零零总总说了很多挺现实的话题。其实这些人生的想法和道理我都不像以前那么经常提起了,觉得说得多了显得啰嗦,对于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可问题依然在那里,说起来的时候还是会难过的不行,坐在喷泉旁边的石阶上,只想沉默一句话都不想说。殊不知前一天晚上朋友在酒吧喝多了开始哭,我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就坐在旁边静静地抱着他们。心里有什么痛快或者不痛快,都开始掩藏起来,留给自己折磨自己就好。我的博客签名这么几年一直没有改过:没有一颗追逐梦想的心会受伤。她说我已经被折腾的重伤,也许真是。

    纽约还是那么好。晚上12点四个男生在时代广场暴走,一路唏嘘。我还是一如两年前一样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高楼林立,喜欢这里的快节奏,甚至喜欢这里的匆忙与冷漠。地铁的拥挤和肮脏,冻得瑟瑟发抖的天气,都没有影响我对这里的喜爱。可越是离得近,越是觉得远。夜场的电影,百老汇的音乐剧,中国城的早茶,以及这趟出行本来的目的地金融银行,都那么不真实的出现。他们的存在与我们的体验就好似只是为了让我们感知他的美好,而并非真的愿意让我们停留。我们就像时代广场川行的人流,停不下来,匆匆而过。有时你很难确定你自己看清的现实是不是给自己找的借口,喜欢做到极致的人可以挑战生活的种种为止,若不能,那现实就真的存在,带着微凉残酷的味道。

    和一群人出行,大家喧闹。可以知道如何与人相处,也可以收获友谊,不会觉得太孤单。我还会想起以前和朋友混在一起的日子,在看歌剧魅影的时候想起招财让我和噗噗看过的悲惨世界十周年纪念版。我会慢慢的学习,慢慢的成长,生活总有他的好处,在坏的让人崩溃的时候,适时的峰回路转,所以大多数时候,真不需要太绝望。

    我一直单曲循环开头提到的那首歌,屋子里淡淡地飘着,氤氲着温柔而平和的味道。我喜欢并享受这种感觉,在大起大落之后平静一下自己。我想起来高中时特别喜欢写的那句其实不明所以的话:压伤的芦苇它不折断,将残的灯火它不熄灭。等它施行公理让公理得胜,外邦人都要仰望它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