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30

    7-24

    瞥了一眼去年的日志,才想起来网球这件事是可以写在博客里的。断断续续看了几场,最后所有人的谈资都是德约和纳达尔。也许我不知不觉看了10年的大满贯,除了胜负之外的东西看的越来越淡。莎拉波娃是不是老了,女子网坛要更新换代,安迪还是那么落寞,纳达尔自此将难再翻身,以及我们的天王老费,是不是真的迟暮了。网球的背后是这么多运动员的人生,这些故事又怎能穷尽呢?

    可我还是会开心。喜欢了德约科维奇六七年,这两年有了种熬出头且越来越骄傲的感觉。只是难再有人可以带给我像海宁那样的鼓舞了。

    明信片上纽约的夜景真没,灯火辉煌不夜城的样子。两层高的落地窗外只看得见一片黑暗,以及倒映出来图书馆的灯火通明。开学三周,我的状态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开了学很多事,但总少点气力。宁可带着些许挣扎赖在床上,也不愿给新的一天开个好头。实习招聘会,网申,学习新的软件,接二连三的作业,以及很快到来的项目组织的出行。我是很羡慕那些抓住一切机会并能够表现的人。和他们相比,我的求知心和上进心,都少了些。

    我昨晚看了一部电影,妥瑞氏患者如何成为优秀老师的故事,和风雨哈佛路相同的路数。心里还是会触动。对于梦想,对于希望。挣扎在水深火热的日子里的时候,人很容易变得消极和疲态尽显。我还好,没有太不堪,只是有点放纵的厉害。

    想干的事情很多的时候,容易干脆做了甩手掌柜。我看见满满的安排,其实心里兴奋大于恐惧。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拥有学习的能力和求知的欲望,这是我能前进的条件和资本。到了二十四岁,你有时很难再理所当然地像以前一样像个学生像个孩子一样的活着了。你不允许自己再那么任性,那么没有担当。

    现在觉得累的时候,就听张信哲和刘若英的歌儿。我写纪年体的时候,才发现每一年我听那么多歌儿,其实都有对应的主旋律。随便拉扯几句当是笑谈了。楼下的韩国大哥总是风雨无阻的出现在那个自习的隔间里,我叫他7*24大哥,其实我很佩服他的专注和坚持。

  • 2012-01-21

    不吐不快

    睡觉前看了几篇文章,竟觉得胸中有气,不吐不快。本来想随便在手机上记上几笔,睡觉去就好了,却发现寥寥几句还不足以说完。大半夜的开电脑只为了更新一下博客,也算是有些离谱的事情了。我希望这不会直接再次影响我第二天起床的效率,进而被当做借口毁掉整天本来信誓旦旦的生活。

    废话又说多了,面试官也说我喜欢讲故事,不喜欢直接回答问题。以前并没有特别的注意到,显现想想还真是有些啰嗦。

    读了三篇文章,从我孤陋寡闻不识泰山的施一公关于如何在博士期间求学,到介绍冯唐传奇经历的文章,到校内上有一个光华人写的求职总结的日志。三篇文章下来,完胜另一个光华女写的求职经验总结。如后后者只是停留在让我发现有个勇敢的进取状态是多么必要的话,前者所带来的只有叹为观止的震撼了。

    老生常谈的问题就不说了。天资上的巨大差距,我从不无视,也不会强求。我们还是拥有羡慕甚至嫉妒恨的权利,但也只停留于此,也不会因此而觉得自怨自艾。冯唐的故事主要作用在此,我不禁再N次感叹我从小不读书现在也不爱读书对于我是多么“毁灭性”的打击。

    我受震撼的是他们的那份投入。博士并不容易,我反复和父母说这也不是想读就读的,你下定了决心还得看有没有哪个本事,比找工作要艰辛的多。无论工作还是治学,时间的巨大投入本来就是不可避免的。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偷懒可言。成功有时也很客观,抛开运气不说,所谓的成就都离不开持久的努力,所有的领域皆适用。

    我始终苦恼于自己在学习上的笨拙,对于知识极差的举一反三的能力。可我从来没有重视过自己喜欢流于表面的习惯。我最近养成的很多恶习都很清楚的让我知道,一个坏习惯的养成很容易,但想要解除却是难上加难。知识学得单薄而吃力,读书识字的能力每况愈下,在每天从早到晚都精神不济的状态面前,时间成了最该被珍惜却最终最无情被挥霍的东西。我希望在这个领域继续工作下去,就该表现出这个领域该有的姿态来。那么长的文章里通篇各种熟稔的名词,作者的了然想必也是看得多知道的多了才打到的吧。不肯学习,不肯了解,甚至不肯对自己苛刻一下,又怎能希望得到机会的垂青呢。免费的午餐是肯定没有的。

    借口找的多了,自然就容易养成习惯。大家都有雄心壮志,志向再美好也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与磨练。想要在某个领域出人头地,就该拿出应有的姿态来。就像想当个DJ,就该从伊始进广播站,尝试录广播,并保持聆听与学习的习惯。到了现在这个份儿上,我对于自己默默存有的这个愿望,已经从怜惜变成的无奈。没有什么比语言只停留在语言,愿望只停留在愿望,让人觉得泄气失望的事情了。

    所以苦是要吃的,知识是要学的。这个世界这个领域丰富多彩,想要的东西也都可以找到,完全取决于自己是否有心去探寻。记得我的大牛师兄和我这么说过:学习是最不冒险的事情,而你不冒险又何谈收益呢?虽然我连学习这件不冒险的事情都没有做好,但我想,是时候去为自己的生活冒点险了。

    我说过,这一年的过程,不论结果好坏,我都希望自己能走一趟,让自己有收获不后悔。要开始践行自己的誓言了。

    共勉。

    文章可选地址: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6212&do=blog&id=484416

    http://zhichang.umiwi.com/2011/0518/5919.shtml

    http://blog.renren.com/blog/278208451/799326283

  • 2012-01-17

    Back To Earth

    在我不知天高地厚/一时狂妄自大/白天过于癫狂 诸如此类之后,晚上的我虽然感性但还是保留了一些理智和清醒,需要泼自己点冷水,让自己稍微清醒一下。

    我窝着看完了那篇北大光华女彪悍的工作申请总结,大概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

    我终于得直面我的问题了。不光是选择一条路的问题,而是不论选择哪一条路,都需要长时间的努力,以及很长的一段煎熬的过程。

    我本性大概还是乐天派。我轻而易举的就拥有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而忘记了在这种乐观的积极性之后,是需要实力来支持这份成功的。毕竟在乐观的情绪,也都很轻易的就会被无情的现实所打击,如果因为自己的轻狂而摔得太惨,也太对不起这把年纪了。

    所以说起来,不管我下午把话说的多么轻佻,我本身还是很害怕的,或者说挺没底的。我本来就对自己性格学术交际能力各方面都没有信心,把困难想得越清楚反而越踟蹰。可事实上有不得不赶紧行动,时间如此紧张,必须得有所进步,有所收获。

    未来的事,很多都说不清楚,而且说太多本来也没用。想不明白的或者做不好的,也不能太苛求。我试着让自己保留这样一份心态,不管结果如何这条路一定要自己走一遍,不停留在单纯羡慕别人的层面上。我想这段过程,一定会让自己有很多的收获,而对此,我抱有一百分的期待。原谅我连续两篇有些无聊情绪化的自说自话,就当是给自己一点鼓励吧。

  • 2012-01-17

    走向前

    人很容易就喜欢怀念过去。听一首歌,看一场电影,甚至是看和自己不甚相关的人,写下的只言片语。

    只是时间长了,觉得回忆是一件很伤身体,而且明显弊大于利的事情。因为还是那棵树,还是那幢楼,它的存在并不是用来供你唏嘘时光流逝,而是它本就该在那里,不管什么时候。所以若非真的看到了物是人非,大抵这种长吁短叹多半是没有意义的。

    回忆的另一个坏处,是人很容易产生幻觉。我们沉浸在旧时光里,觉得人生如戏,觉得朋友稀少而精贵,觉得那些年一起追的男孩女孩小猫小狗都是此生不能被遗忘的时光,可实际上,我们每天宁可在网上一遍遍刷网页千百次,也懒得发个短信问候一声。所谓一辈子不离不弃,在现实面前,还真是幻灭。

    我说这段话,是因为我忽然对自己这样像个双鱼男的性格产生了厌倦。以及开始讨厌连同自己在内的所有天秤男。天秤男的性格就是优柔寡断的不像个男人。我甚至大放厥词天秤座的男生应该是所有男生里最不能要的,纠缠不清的性格害人害己,虽然我们高票当选最受喜欢男生星座三甲。

    大概都被蒙了眼失了心,只是被表面淡淡的诱惑。

    所以还是要收起来,向前走。这是我喜欢的秋微的人生态度。现在想来昨晚躺在床上觉得好像要活不下去,生活艰难地不知所措,开始辗转反侧,真是丢人丢得不如随了我心愿得了。

    我到了晚上就会很感性,感性到冲动的忘乎所以,几近于失心疯没脑子。可我到了白天,又好像彪悍的事事都没关系,看别人如同看个笑话一样,笑话他们的战战兢兢,全然忘记还不如他们的自己。这样的状态说不上好坏,只能认命。天秤座就这个样子,没的抗拒。

    昨晚我发了个围脖,内容如下:怕的是甭管听的再多想的再远,却没有勇气踏出一步,最终归于沉寂。与他人无关,只是怕对不起自己。所以我写这篇文章,本意也是想鼓励一下自己,有勇气向前走。

    最后的最后(我很喜欢这句话),最近看了一些人的简历。好吧,就是那些台湾候选人,以及任何相关偶然查到的人士,他们都读了博士。我至今始终没有在工作还是继续读书的问题上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但我不是很喜欢这样混沌不清的状态。哪怕我中间会后悔会反复,我还是希望可以有个前进的方向。

    我对自己有清晰的认识,我的老师也这样对我说过,当我的生活不用因为温饱而每天战斗的时候,最好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当我听一些报告,看一些节目时,我相信自己情绪的起伏来源于我本身存在的正义感和使命感。我不是也希望可以不为了钱而终日忙碌,我希望我的存在可以有价值有意义,这也是我的父亲一直对我的希望。在这点上,我有时可以感受到那种血脉相承的维系。就像2010年年末的莫一天,我和招财噗噗坐在火锅店里,三个人大谈特谈。我至今都无法忘记那一刻他们绽放出的激情,以及这份激情对我的感染。也许因此,我应该顺从父母的意思。甚至我不该把所有的决定,都推在他们的身上,毕竟选择权在我手里,而我对未来很长的路,依旧怀着光明的希望,以及向前走的坚定。

  • 2012-01-09

    分道扬镳

    我今天说起来好多槽想吐,比如冲动的去电影院可是半个小时都没有找到,然后坐了同一辆车返回。比如耳机彻底折在了耳机槽里。

    可是种种这些,被同学一篇文章驱赶得无影无踪。他算是半私密地写在了QQ空间里,可是也半后知后觉地看到了。很难表达看完的情绪,也很想对阿翔说声对不起。我对号入座地把自己算在了那些所谓的“朋友”里,而我也知道这声对不起也没用了。如他所述,既然写了这篇东西,也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听的人觉得冷,而说的人,应该是已经寒了心。

    事实永远不会超出我们的预期,毕业后的各奔东西就那么坦率的发生。大家觥筹交错时的不舍也只留在那个时刻了。进入了新的生活轨迹,旧日的路径也很难得以保存。我还算是个容易怀旧的人,经常生出怀念往昔的念头,也忍不住憎恨这生活让我无法和兄弟们在一起。可很多时候,说的人很伤感,而听的人在彼刻却难有同样强烈的共鸣。

    毕业了,大部分疏于联系,唯一保留的就是那些自己纳为知己的。这样也好,你知道哪些人是自己的朋友。我们很憎恨朋友这个词随着年龄的增大变得愈加功利,生活如此要适应也要看的淡然。我来了这里对朋友这个词的理解和过去有了很多的变化。但即便如此,我们还能保持真善美,那份对待最要好的朋友的真诚。

    普儿对我说过,再忙也总有机会联系。此言得之。还是用那篇文章里的一句,发个短信邮件问候一下会死啊,尤其是在别人需要支持的时候。这句话说的我汗颜,明知道他失声要考研瘦了十斤,可我却沉浸在自己的忙碌以及潇洒中,不曾问候一下。我有时也很难理解自己这种怠惰究竟缘出何因,但至少被责备是应该的。不光是阿翔,我那些朋友我也没怎么联系。他们对我特别的好,经常看我在线就跟我说几句话,可第一个学期我过的混沌不堪,除了和他们诉苦就是没时间和他们细细聊天,他们生活的种种我知晓的并不清楚。我曾经对他们的生活,近乎了如指掌的啊。我们总是可以在一起侃侃而谈,可我现在却和他们有了渐行渐远的感觉。

    我在新年的愿望里点了我那些挚友们的名字。任何关系都需要去维系,朋友甚至父母。所以我希望自己哪怕再忙也记得隔一段时间就发短信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的近况,和他们像过去一样天马行空的说说话。不要拿没时间当借口,时间都是被荒废在了无涯的荒野里的。当他们遇到困难需要帮助时,不要表现得那么愚钝,毕竟哪怕只是千里之外的问候也足够温暖别人的心,这点我深有体会。我今年除了很泛泛的说了句不痛不痒的祝福,没有给任何一个考研的朋友发去鼓励。所以,不要因为自己的疏忽和自私丢掉了他们。

    最后,还是想我的朋友阿翔道声对不起。如果真的注定要分道扬镳,只能祝你未来的路能够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