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07

    Love Longer

    2009年,第一篇日志叫给自己的2009;2010年,第一篇日志叫阳宝;2011年,第一篇日志叫寂寞不痛。我无从严密的论证第一篇日志的名字和我这一年的历程有和直接的联系,在新年拥有一个新的新年,总归为这未知的一年奠定个基调。太多的依依呀呀和过境千帆都不如一首许美静的歌儿击溃的轻而易举,埋在心底自己都开始陌生的情绪,就让它留在那里,沾染尘埃也没关系。

    写这篇博客,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让日志的迈入第五个年头。从2008-2012,连我自己看到这样的数字时都忍不住有了时光流失的沧桑感。去年年末,我看到以前写的文字,自己缩在飞机的位子上,难过的无法自抑。那份难过,究竟是为什么伤心,不能道尽。也许只是泛泛的怀念年少,也许是为曾经的某些瞬间,那些怀着理想,期待爱情,体会生活甚至灰心失望的时刻。在第二个本命年就这么来到的时候,我克制不住的想念曾经的年少,那些不过两三个年头以前的时光。无法回去。

    当我和月月因为人的可塑性争吵的“不可开交”时,我依旧明白人还是可以变得,因为环境短暂的远离过去的生活。假期也许被我挥霍的够劲,但至少让我摆脱了让自己觉得身陷囹圄的状态。在新的学期尚未开始的时候,我还有轻松的心情去思考那些和未来有关、和短视无关的种种。洒脱,乐观,以及毫无保留的努力。哪怕假装,我还可以对未来的一年心存期盼与感激。

    看着身边和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南开的校友,生活在有些瞬间还是给我不可思议的小惊喜。电影自放假后看到了第二十部,四进电影院。那些票根,那些标记都告诉我电影与我,已经经过了打发时间的消沉,重新拥有给我泪水与思考的价值。虽然我还是要提,那些参差不起的故事,不及许美静的一首歌将我感动的轻而易举。这个女人,存在在我心里最脆弱的地方。而她是在高中那些特别的夜晚,还是大学起伏的时候走进来的,我已没有印象了。

  • 2011-12-31

    未完成的路

    我们本来想沿着Black Beach的海滩走下去,走到尽头的石礁上望一眼太平洋壮阔的海域。

    但这条路太远了,远到开始落日的时候我们依然没有走到设想的终点。望洋兴叹罢,就打道回府。返程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的路。我就这样一点点看见太阳下落,看它灿烂了云彩,照亮了沙滩,美到我无论如何拍照,都无法照出心里那份触动。

    然而,这并不是最为加州好友探访之旅结尾最精彩的地方。不只是温度过低还是天气使然,我们折返的时候天空开始下雾,然后越来越重。从起初只是看不清远处的海平面,到后来完全大部分海域和对岸的山石都笼罩在雾气里,直到最后伴着阴沉的天色,几乎除了身边的路什么都看不见了。我们就在这略带阴森的氛围中,爬回山顶,被潮气浸透整个衣背。

    坐在车里吹着暖气的时候我想,如果我们真的执拗的走到了海滩的终点,此刻又会怀着怎样不争气的恐惧,在那样一片沉重的雾气中摸索前进的方向。有时我们所执着坚持的并不是那么非此不可的东西,放弃了不会有多大的损失,可坚持了获得的反而难以估量。

    和月月在LA的这一周大概是我自己难得玩的尽兴而洒脱的时候。从高校一日游到湖南菜,从downtown买球票不得到金陵十三钗,从韩国烧烤到重庆火锅,从墨西哥餐到饱食的沙拉餐。加州灿烂的阳光,让他乡遇故知,幻化成了一场奇妙旅程。

    我和月月在屋子里喝着啤酒的时候,翻看我毕业时拍的照片。我看得出他眼里的落寞,也体会得到舍友的这种情谊。去年暑假他走时我们约定来年争取再美国相见,当约定成真时,真的透着无法言说的激动与惊喜。冰冰给我发短信,结尾调侃自己做了什么孽兄弟们一个比一个走得远。我想,这就是我们之间未完成的路。有人留在当时的地方,有人在外独自漂泊。但我们都虔诚的等待着未来的那个终点,就是我们可以团聚并且能不分开的时刻。

    亚特兰大还是那个样子,泛着凉薄的空气,以及没有大都市模样的都市气息。昨天开车去机场的路上,汪峰冗长的专辑播放到尾声,响起一首叫做《一瞬间》的歌儿。车窗外,是山下整个洛杉矶城市灯火辉煌的夜景。看着这置身事外的繁华景象,我险些在别人面前失控。所谓梦想,所谓拼搏,所谓那些明知身处其中看到的是残破却依旧执迷不悟,都沉甸甸的累积在心中,丢不掉,也舍不得放下。

    所以我们都在走,走在自己未完成的路上。我们坐过了飞机,看过了雪景。去过了极地,回到了故里。我们一直停停走走,抵达又离开那么多驿站,都是为了最执着的方向最遥远的坐标。这条没有走完的路究竟还有多远,那做遥远的风景究竟是什么模样,我们也许都不知晓。但只要走下去,就会无限接近,只要坚持走,就会有希望。所以,当2012来临的时候,没有更大的目标,也没有微小的自己,就告诉自己,无论前方平顺还是崎岖,都勇敢坚定的走,很多事走下去就好了,很多时候,往前走一走,就能看到更好的世界。

    还是道一声。2011,无论好坏,我有所珍惜。2012,无论好坏,新年快乐。

  • 2011-12-24

    心底的逆流

    我在Luke和James的屋子里,一楼。阳光并没有太过明显的温度,透过地上微小的窗子,把整个屋子照的亮堂了起来。我一个人呆在两年前居住,而今晚又要离开的地方,前天晚上因为看电影而消灭的情愫,又猛然涌上心头。忍不住像蔡健雅的歌儿一样,婉婉道来。

    早上我提着相机,把整个学校照了个遍。阳光明媚,天空湛蓝,清风微凉,还有严重上火的自己。在亚特兰大呆的久,以为自己终年生活在热带,盐湖城的干燥和寒冷让我有些难以抵抗,彼时,大概也是这个情况。

    我是第五波来交换的学生。还是曾经和我们一起到来的那些同伴,可两年里发生的太多,让我不经意间,成为了路人。两年里,这个学校的中国人比我们那时多了一倍,走道加盖了一座顶子。两年里他们都有了恋人,也有人还对曾经爱过的人念念不忘。两年里,他们开始毕业,有了自己的生意,想着是要回国或者扎根在此。两年里,他们有了太多的故事,而我不过到此,想故地重游。一起做饭吃的时候,偶尔会生出恍惚,以为还是两年前的时候,学着做土豆烧牛肉,到楼下蹭饭,干什么都集合得起一群人,彼此相知,都好似知我莫你。

    我到来的那天,整个冬天一直干燥的盐湖城开始下雪。远方的山变成了模糊的景状,如同我曾经写过的日志,远方的山间白的开不见。我走过sugarhouse的那些商店,还是那些餐厅那些超市那个做婚纱的韩国店。我又有机会坐在dollar电影院,花不到两美元,一个人看一下午电影。看完电影出来,整个心被moneyball和the help搅动的波澜起伏。去noodles点了最单调的american cheese noodle。调上辣酱,还是吃的很香,很没个样子。

    吃饭的时候,窗外忽然开始下雪,越来越大。我忽然对这个城市生出无法度量的迷恋。我本不属于此也不会停留,可这个城市就好像我无比熟悉的地方,让我安心、踏实,拥有他处无法给予的矫情的归属感。归属感,这是那个黑人丛生的城市让我自来就没有体会到的温暖。我明白那样的感觉,并非故地重游那么简单。并没有什么地方是可以或者值得永久居留的,但总有些某处,比如盐湖城之于我,可以让人觉得平静,可以随性,不必终日背负着沉重行走,而把心从几乎分裂的挣扎里解救出来,在心里生出无限温澜。当我从南开跑回家,或者从Atlanta奔来SLC,都是渴望这种温柔。感恩节、圣诞节,即被赋予这样的意义。

    我会一直爱恋这里。在来此之前我总是翻开两年前写下的文字。真的身居此地,那些文字也没有了对号入座的意义。最好的时光停留在曾经的片刻,没有必要刻意牵扯来再把玩过去的滋味。怀念了过往,窥探了曾经,我估计我以后也不会再回到这里了吧。

    旅行的好处,在于可以牵扯那些琐碎的精力。当我看到这个学期的种种,定格在3A+1B的时候,惊喜在先,其次就是长久的叹息。我不是想故作矫情,只是我真的太看不清。我坚持不回家,是我怕自己回去就不想再来。我坚持不总结,是我怕自己开的了头却写不下去。想起就要过去的2011,好似恍如隔世。那么多的如果都只是如果的事,那么多我害怕却无力阻挡的事,也只能无奈的随他而去。这样的力不从心,我体会了很久。

    还有一周,我就24了,本命年。我也开始感叹时间太快,害怕自己年龄变大。如果我还记得年初的星座运势,我就会知道生活是如何的不可预测、不可言说。那么多的新唱片,那么多的好电影,还有我依稀保留的阅读的兴趣,都掐着23岁的尾巴,渴望变成时间的注脚,渴望分担我的心情施以些净化。陶喆寂寞的季节依依呀呀的唱着,在这个午后被阳光照亮却还是有阴影的屋子里。我听着,想念我的父母,我的朋友,我的贰零壹壹,心生百感,在心底,化作静静的逆流,

  • 2011-12-17

    我没有睡,睡不着。

    晚上十一个人在宿舍party,玩到最后,我忽然就有点沉默。不知是因为累,还是想到一些若有似无的事情。

    上校内,看到上一届的学长学姐拍的毕业照,一年半的项目,本来就是说结束就要结束的。可是不过短短个把月的交集,看见他们就要这么毕业,还是有点小感触。大概是经历的六月份那样毕业的人,对这两个字都会心生涟漪。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我看到那些面孔,我认识的不认识的,我像是猛然意识到,这个一直存在在我心里让我始终纠结着无法安稳的理由。我不想当一个平庸的人,但我不知道如何才算是不平庸。我不想这一年半,不过就是又一次没有目标的奔跑,也不希望自己经过这些日子,却毫无存在感。混张文凭,拿个中规中矩的成绩。回到国内,做着与两年前可能不会有太大区别的事情。说好的奋斗理想都风化在那些挑灯夜战的时间里,体重、作业、年纪、甚至借口,成了这三个学期里,唯一增加的东西。

    所以我害怕这样的生活,没有存在感,没有太多意义。那些宽慰的话之所以听了数遍还是无用,大概是因为自己完全无法接受吧。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不想用那样的人生态度来给消极的自己一下宽慰。也许现在的我,因为这样的桎梏,变得患得患失,迷失,躁动,但我想,我还是可以变好,需要时间与经历来磨砺。但至少,我坚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我始终觉得,没有退路,始终逼迫自己,并不是那么艰难,甚至是幸福的事情。

  • 忽然想起C++的大作业还要交电子版,忽然从睡梦中被惊醒。凌晨5点半,从Rachel和Megan家回来已经睡了9个小时。bug还是解决不掉,脑子还是理不清楚。于是也没有修改,直接上交了旧版的程序。此时,deadline已经过了12个小时以上。然后又继续倒头睡去。

    起床后已是中午,大概是最后一晚的通宵,加上前一天也只睡了4个小时不到,头一直在挣扎着疼。我擦干净了厨房,洗了堆积很久的衣服,把所有的笔记资料都整理到书柜里,才勉强把自己从这半个月的狼藉中解救了出来。

    来美国刚好四个月,我想我这个四个月都做了什么呢?

    我上了四门12学分的课,四周的presentation课,一四周的career课,一次career fair,几场seminar。

    我考了一次CFA,挺过了midterm和final week。

    我做了四个C++编程的大作业,看了一个学期数学推导和演算,还做了好几个case。期末考试和作业告诉我,哪怕我是学金融的,有些东西我就是每年学一次都还是学不会。

    我通过三次宵,一次写作业,一次为了逛街,一次为了final。

    我两点以前睡觉的日子,大概连半个月都不到。

    我有两个月几乎没有下过厨房。我会做的只有煮方便面和意大利炒面。我每天都会喝咖啡喝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些速食产品吃的我觉得整个人在迅速垮掉。

    以及英语,依然让我自己觉得痛彻心扉的。

    说起来,生活就是这么单调、甚至乏味。从秋假回来的那个晚上开始,我们的生活就被简单的提炼,每天都几乎是在南开期末备考的状态。日子被抽象成几个具体的地点和时间,图书馆、宿舍、两三点。

    我看了一篇日志,那个人说有些生活如果能提前经过一次,就不会再选择。我想,也许我开始就知道生活是这个样子,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自己来读这个专业。但我已经来了就没法重来,再思考那些因为成绩工作甚至未来而产生的挣扎,也没有太多的意义。

    很多人都在总结自己的这个学期,这一年。我不想,也不愿。这个学期带给我的种种我会记得,却不忍反复想起。此时才能体会到他们说的什么都不想,不回忆,就这么往前走是什么意思。

    旧时光就留在旧的日子里,新的生活也许会更苦,所以没理由背负更多的沉重。无论如何我都还是要感谢这一个学期在GT学会的种种,或好或坏。还要去盐湖城,洛杉矶。大概过了2011年最后的这段日子,我们就知道,究竟明天真的是末日到来,而是光明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