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九月的最后一天,很容易想起这首歌。校内上有人错把nobody likes you的歌词放在这首歌下,然后就有很多人在状态里提到这首歌。

    混沌的九月,请在结束时叫醒我。

    今天这个城市有了很秋天的感觉。天高云淡,阳光热烈,却被阵阵风吹得凉爽。我很久没有在午后回到宿舍,又是一片阳光明媚。闭上眼,打在脸上,温暖如斯。如果在南开,我应该会骑着车子在校园里随意游荡,没有目的,这是单纯喜欢这个特别的时节。

    出生在十月初,特别喜欢秋天。

    我喜欢十月份。身在美国的人不会懂得特别的含义。九月混含着的混沌不堪,会在回家后得到洗涤和消灭,在生日的那天回到学校往往就是一次小小洗尽铅华的重生。在剩余的时间里也许会因为冬天带来的低潮,暂时还看不到。

    虽然我还是会在网上抱怨,但我已经很难心情起伏了。和师兄聊天听到更积极的规划,和师姐闲谈知道生活会如此波折,在网上再一次被师兄批得体无完肤而怀疑自己的存在是不是在浪费空气和水。我一次次被迫思考是不是每一句解释都成了借口,人活着,就是要把自己往绝路上逼。但所谓绝路,就是一条渐行渐远的路。和曾经的目标,和真实的自己越来越远,和未来也依旧相距甚远,看不清楚。

    想来,遗憾太多。所以和师兄聊天的时候,自觉羞愧难当。自己并没有拼命。连续两周2点后睡以及未来两周也是如此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今天,在九月末的当口,莫名其妙地开始有点欢喜。也许是等待一个新的开始,也许是期盼下一个里程。也许只是因为我太喜欢阳光,而不由自主地喜悦。

    偶尔在这个开始荒凉的地方松松土。

    请在九月结束的时候叫醒我。

  • 2011-09-22

    我期待

    这篇日志当时被我上了密码,现在重读,还是会想起那天晚上的种种,然后觉得感动。贴在这儿,只是想把这段经历放起来,我知道我们要向前走,不可以做时常回望过去的人。有了新的环境,开始新的生活。这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

    我从毕业旅行在篝火晚会的时候,就知道酒是个好东西。大家喝醉后的样子,让我痴迷,让我不舍。昨晚的散伙饭我喝到失态,现在想来却是那么真实而疯狂的存在。虽然刚才因为同学的提醒才知道自己说了那么多自己都不记得的话。我感激自己会哭,那么会流泪,在昨天那样的场合显得如此恰到好处。煽情也罢,丢人也罢,四年难得这样的释放。所以我想记下来,我害怕自己会忘记,害怕忘记昨晚那么多的真性情。

    我记得张硕端着酒杯和我单独喝。她说当时她妈妈看病时的主治医生很像我,所以他们一家人都特别喜欢,觉得特别安心。当时我憋住没哭,可我一杯杯已经微醉。

     

    我记得李皎开始呜呜的哭,我泪点这么低的人,就再也忍不住。和她们宿舍团小组四年,四年里有过那么多的交集,女生里和她们宿舍最好。李皎,筱婧,邓璐,解解,李爽。我说我们以为你们应该喜欢会玩儿的男生,我说我以为我们宿舍四个男生都太闷让你们嫌弃,我说为什么直到最后我们才又再聚,我说我没有想到解解会说她觉得KTV那晚是她很久以来最开心的日子。我就一直碎碎念,碎碎念到我们六个人都哭得没有人样,连平日安静的李爽,也和其他四个女生一样,在和我碰杯的时候一饮而尽。

    KTV那个晚上,现在想来是多么开心。我差一点就不想攒这个局。

    我和李皎说我和她比了四年,最后还是输了。我说她要强,她哭着说她活得累。我说你虽然活得累,但是有梦想的人生是幸福的。我们都是要出国的战友,我们并肩作战了那么久啊。

    我和邓璐说她有男朋友以后我们都不敢在一起玩儿,我说你出国的事情都不和我们说。

    我和解解说曾经那段日子我对不起她,我说我们俩不是很要好的么。我和她喝大交杯的时候还彼此清醒,听得着大家的起哄,可后来就抱头痛哭了。

    在我喝的不成人样的时候,李皎和筱婧端着杯子过来,两个人也泪流满面。她俩说,不是真要和我喝,就是想最后看看我,就是舍不得。然后我和她们,又把酒干了。

    在我被架着回去的路上,邓璐和李皎,身边站着她俩的男朋友。两个人坐在马路牙子上,看着我一边说一边哭。我撒疯似地说不许哭,不要哭。然后又泪流满面了。

     

    我在厕所里,对盛辰说你就和周鹏玩儿的好,你微博都不@我。我说你们是不是不喜欢我。他说着没有,他说喜欢和我玩儿。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蹲在地下,抱着我和周鹏,哭的泣不成声。周鹏肯定很开心,他终于留了点水儿。我们怎么可能能忘记,忘记在五月花酒吧high到翻天的那个夜晚。那么多酒,那么疯狂的舞曲,那么催人生发的歌儿。

    我抱着杨一说我一直很欣赏你,可我不敢和你说话。我知道你会打台球,我一直很想去玩。我忘记我说了什么,昨晚大部分的话我都忘记了。可我记得,一哥抱着我,忽然就开始哭泣。

    我看着汇汇和海昕说我特别羡慕你们两个,我们都交换过,我说我也想去哥大啊,我说我比不过你们没那么大的本事。海昕和佳胤哭着说我们真的特别喜欢你。我哭着说我觉得自己人缘儿不好,她们比我哭的更厉害说,你看那么多人和你喝酒,和你拥抱,你人缘儿多么好。从头到尾,汇汇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抱着我和海昕,也忽然间泣不成声。

    我就是这么厉害,因为我哭的太惨,所以那些一直没哭的人,都因为我哭的不能自已。

     

    璐璐在我刚开始哭的时候就过来哭。她哭着说七年啊,和谁能有七年啊,我去了美国谁照顾她。我坐在地下,狠狠的对她说你要加油,你这次没走成是你自己太不用功。你不能再贪玩,你要是真心愿意就好好和人家好好走下去。我说我对不起她,我对她一直不够好。我们两个人抱在一起,就在邻桌诧异的眼神中,坐在地下一直哭,一直哭。后来冰冰看见哭成傻逼的我,坐在我的旁边,轻声安慰我们。

    我和益民在彼此看见的时候就哭了,后来还果断拉来了想和lucy一起哭的普普。我说益民我们三个不能散啊,我说我去了美国见不到你们了啊,我说是你鼓励我说我是多么好的人,我说舍不得舍不得。我就和益民抱着,一直哭一直哭,怎么都停不下来。程普一直让我不要再说,可我那个时候,除了哭,就想不停的说话。这么多年,他们两个一直在我的身边,陪伴我那么多的风雨。离开他俩,我实在太难受。

    我和冯妍大概哭了三次。我说我们曾经玩儿的那么好,我说你们都不找我玩儿。我说你发短信想要书我就给你留了一本。我记得和她也哭得很伤心,她说男生她最欣赏的就是我和高鑫。她说她把我的博客书丢了,然后呜呜的大声哭。她说是我们不和她玩儿,是我们不理她才是。我们能哭那么久,我真的没想到。

    我和刘丛哭着说我们俩是老乡,我们要更亲密才是。以后要长聚,要早点回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我想不起别的,只记得一直哭着说话。然后我还和一哲拥抱,我只是想拥抱。

     

    我抱着忠哥说我一直很佩服忠哥,我记得他哭了。

    我抱着范腾说我一直不敢和你们说话。我记得他看着我抽烟,说喜欢这个样子的霄伟。

    崔来敬酒时,我说崔我对不起你。我说以后我们四个要经常在一起。我记得我一干而净的时候,我心里真的觉得对不起她。那是种伤害,真的。

    我记得小峰喝的特别多,说他其实生气不送他书,说他心里知道很多事。他说让我不要总是藏着很多事情活着,他恶狠狠的抱着我说了很多很多,那些话我因为酒已经记不清楚。我从没见过那么疯狂的他,那么不保留的对我诉说对我的肝胆相照。

    我记得我坐在饭店的门口,和李泽禹在一起痛哭,被他们笑话。我和他认识这一年不易,我记得篝火晚会后他对我说的真心话,我是真的记得。

    我记得我和琬玲哭,她拍着我的肩边哭边说以后去香港要找他,让我这个群主等着她们到美国投奔。

    我记得宁玉飞说他没和我喝,最后这杯酒也没有补上。还和几个人拥抱,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我是被架着回来的,被璐璐和他现在男朋友。那个她抱怨给我很多次的男生。这个晚上,我已经不只是呕吐那么简单。我晕晕乎乎在对面的单元里,躺在小阳身边,觉得很窝心,然后怎么也起不来。我记得小强和我说四年了啊,我们认识那么久了啊。我记得阿翔给了我两杯牛奶,而最后我都没有送成他,我和他那么好都没有送他,我真心遗憾。

    我觉得醉酒最好,不会再被好兄弟笑话,大家都宠着你都对你说平时听不到的温柔话。我想唱笑忘歌,可我那个时刻,连歌词都记不得了。

     

    晚上看到一一的日志,躺在床上一句一句的念,却连5句还没读完就不能自已。如果我有什么遗憾,就是和她还没有真的彻别。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她从没在我面前哭过,从来没有。

    拥抱吧,跳舞吧,欢乐吧。最后是我的两个室友。好像他们都特别淡定。我反而喜欢这样的情绪,和最亲的人,因为感情太厚重,所以不如沉默。我相信我们不会分开,只要感情在,就不会分开。

    像那首歌,我期待。say goodbye。昂首阔步,不留一丝遗憾。 

     

  • 2011-09-16

    四个星期

    以前在我郁闷的时候,我总是会毫无顾虑的写博客。这大概是我难得可以享受且坚持的方式。可我现在却觉得文字于我很陌生,我看不懂别人的文字,也不懂自己的。我想不起也说不出曾经的那些字字珠玑。我甚至只是掐着空隙,在这里说一些让自己轻松的话。

    一切都是那么不同。我用了四年让自己变成一个水货,可我只用四个星期,就让自己彻彻底底的看清这一点。

    四个星期。听不懂得课还是听不懂,学过的东西也忘得一干二净。英语变得生涩而口齿愚钝,记忆力也每时每刻都在嘲笑我。嘲笑我曾经去美国的经历是何等的放纵,嘲笑我四年已经被太多的人甩的太远。

    特别想回家,每天都在幻想背起行李返回家的场景。而这不过只能是想象而已。每晚躺在床上都要找点励志的东西,才让自己有勇气入睡,等待天亮。有一晚,我看到了过年时那个腾讯的视频,看到了关于家关于父母的文章,我倏忽间就在漆黑的屋子里,躺在床上哭的泣不成声,一如我敲下这些字时泪水盈满双眼,纵使身边有人也无法克制。

    可是哭有用么。哭的再肝肠寸断,隔壁seven的RA也不会是我的,当天做完作业的效率也不是我的,同学拿到的实习的面试也不会是我的,那些不会的得不到的看不清的,依然还是那个样子。FirstSha说的对,做再多schedule上的plan也不过只是粉饰,你要知道你的方向,然后前进。

    我知道我的方向,也许不是留在美国,也许不是进投行。我的方向,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快速地成长,为了这成长,我愿意吃苦愿意承受。所以我来到这里,在这个每天都要问自己好几遍“何必呢?何必呢!”的理工学校理工项目里,死磕着我不熟悉的东西。我想我为什么不过那种自己喜欢的生活,做个想做的DJ,或者进个还不错的公司干没有质量的工作。但可以生活得轻松有质感,不用每天让自己充满苦逼的样子。没时间打电话,没时间去欢庆,没时间和我那些朋友聊聊天。我的生活只有那么点时间,我要看书,我要写作业,我要找实习,以及自己照顾自己。

    可我没有办法,也没有选择。生活让我走上了这条路,我早就喜欢没有选择和重来的机会。很多人都想靠“否定”过去来开始新的生活,但这行不通。这不是姚晨说的那样有多累,未来的日子怎么办。而是过去就是过去,发生了抹不去。我们总喜欢可以没有包袱的重新开始,但那20多年所累积的所浪费的所挥霍的所差距的,都真实存在并毫不客气的展现在你当下的生活里,无论想怎么视而不见,都做不到。所以,我让自己睡觉的时候可以难过,但从睁眼到睡觉的时间里必须保持精神抖擞,不可沮丧和低落,哪怕装哪怕逞强都要挺着。英语生涩就背单词听新闻看报纸,记忆力差就反复看反复熟悉,作业多就慢慢写,不会就慢慢学。我的时间表已经完全是超载的状态,我也无暇顾及。就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做。我不能也不敢去想结果,我怕我看得到的远方太渺茫,我会因此放弃前行的勇气,我怕失败太容易,我会更加踟蹰。

    所以我低头行走,假装前方还很远。踽踽独行,是为了远方闪亮的星。

    昨天看柴静采访姚晨的看见单元,两个我喜欢的女人交换着生活的点滴想法。我一直会不由自主地忽视柴静记着的身份,所以更倾心她博学而充满质感的温柔。而姚晨,她的很多话让人喜欢。在她充满起落和挣扎的一年里,她离婚、她大红大紫,她成为联合国难民署中国区代言人。她的踏实,她的温度,都让我喜欢她,一如多年前看武林外传时,喜欢的她一样。

    生活起起伏伏,四个星期,不甚快乐,凑合活着。我喜欢姚晨那句话,做一个有温度的人,一直都有温度。我希望自己有温度,心有温度,能感知自己,能温暖生活。

  • 2011-09-10

    我愿人长久

    301篇,心心念念了那么久,恍惚间就悄然的错过了。生活有了新的轨道,就不知不觉的和过去渐行渐远。甚至不需要我刻意去扭转,就已经失了原来的方向。

    我没有什么特别想写的,今天听到一首特别有同感的歌儿。把词放上来,曲子有兴趣刻意搜一搜。李健的《我愿人长久》。那晚我们仨在北航前大半夜惊呼的招财的故事,不知不觉就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我愿人长久。

    人生有许许多多路口,常常不知向左还是右。有时候我会感到孤独,偶尔想找个人一起走。

    不能太强求,不能太自由,随波逐流。

    可是我追求,真心的牵手,我愿人长久。

    我也会有失望的时候,抱怨生活对我不够好。不能像电影一样,情节曲折结局依旧。

    但我庆幸自己能泪流,尽管下次伤心还会有。终究是真切不麻木,喜怒哀乐细水长流。

    倒数第二句话,特别的让我受不了。昨晚躺在床上看到了过年看到的那个腾讯视频,然后我大半夜就一个人无法自已。

  • 2011-08-31

    早开的晚霞

    从商院回到宿舍的路上,天空从晚霞初开逐渐过渡到暮色沉沉。我抬头,这里的云彩特别的美,包裹着晚霞的晕色,透着无法睥睨的静态美,美得不可方物。

    可惜这样的美景,若是满载着充满疲惫的收获回家,会特别的陶醉。我拖着沮丧的步子,带着找不到钥匙和校园卡的小失落,没有太多心情欣赏这盛开的晚霞,也没有心思担心这么晚独自回家,会承受着多么未知的风险。男生会的小伙子都三五成群喝酒,打沙排;女生会的姑娘们卧坐在house外的草坪,看legally blonde。大概是想学习金发碧眼的美女如何出落成律师的励志过程,有点俗气,可我和她们已然相似。

    不知道有没有上次的好运气,还能偶遇失而复得的惊喜。这大概是我的缩影吧,还不包括那些每天都在发生的愚蠢的事情。在来到美国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没问题,周围的人也这样给我打气。可我却如同初次踏上这片国土,甚至还不如两年前初来乍到时精干。太多的变化,变化到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足够的能力hold住。

    我奇怪何时我变得如此胆怯,我奇怪何时我变得如此功利,我奇怪何时我变得如此容易语塞,我奇怪何时我变得如此口语不堪,我奇怪何时我变得如此没有逻辑,我奇怪何时我变得如此让我感到奇怪。我已经不会去想回南开的事情了,因为再痴人说梦连我也自觉不堪。我怀念的,是带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冲动,以为拥有自己小世界的那种嚣张,那种不顾一切。我还记得来这儿的目的,却纵使不停地提起,都记不起来前的样子。

    我平衡不好自我和他我。我觉得trading无所谓,可我又以为做得好会给简历加分;我一个人独来独往这么多年,却以为在这样的国土不能形单影只;我觉得交谈是无所谓的事情,却忍不住逼迫自己去和别人说些无关痛痒的废话。那些我不得不以为的以为都被证明其实大可不必,可我却没法让自己,安心做自己。

    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却固束在图书馆那三尺见方的格子里。Gatech是个学习压力很大的地方,除了忍受和自我平衡,只有退出这一个办法。我不可能逃避,只能像曝晒在过于明媚的阳光下一样,完完全全地暴露在那里。我因为和招财说了两句话就哭得受不了的晚上,把我那几个死党在校内上@了一遍,我以为@了,就和他们还在一起。在国内的日子里,我想玩就玩,该学就学,略微苦涩,却不至于苦逼。来了美国我没有想学做饭,也不只是学英语学知识,我很想学学那些美国人看似与生俱来的轻松和乐观。他们懂得享受,勤于Network,热爱生活,不甘寂寞。前天晚上,我在接送车上,看到11点的操场里奔跑的很多少年。微微低头,默默无言。

    我总会适应这里的生活吧。要不厌其烦的做饭,要面对还没有完成就又写满的to do list,要懂得全力以赴也会投机取巧,要以为自己在假装其实把social融入了骨髓。就像我习惯这里的阳光一样,闷闷的,但照在落地窗上,就让人暖洋洋的。

    我不是两年前得我了。我觉得自己变得不好了。好似本来应该有更见微知著的成长,却比停滞不前还要糟糕。我不愿让父母看到我现在的状态,他们也已没有了当年的豁达,不会把我写的这些话只当成一时妄语。他们会因为我的一点好而放心,一点不好而揪心,而我是真的不忍。回来的时候,看到两周前在WCF遇到了中国夫妻,他们来这里陪探亲自己工作的孩子。那时候,我好像还是说了很多真心的话。招招手,回头走,还是有点想家。从照片里可能看不出那抹淡淡的晚霞,那是西北方,是家的方向。

    还有很多人给了我帮助,给我支持。在宿舍楼下的花园里和同学聊天时,依稀想起了当时几个人每晚缩在程普屋子里的样子,那个飘渺又踏实的感觉。我只知道我不能白来,不能因为害怕而就这么狼狈地回去。我还要做本性乐观的优秀青年,我还有那么多目标要实现那么多期待要应允那么多鼓励要报答。在我第二次丢东西,第二次面临找不到的危险,以及可以预见的很多麻烦的夜晚,我只给自己五秒钟慌张的时间,然后继续抬起头。

    向前走。